文冠果,才貌双全的“东方神树”

日期 : 2019-07-29        单位 : 中国绿色时报

  推荐词
  在粗犷的北方大地上,生长着一个神秘的树种——文冠果,一经着根,千年不老。它是树木中的国宝,园林中的奇葩。有“东方神树”“东方菩提”之誉的它,以多姿的景致、特殊的功效、丰富的产品,滋养着华夏儿女,生生不息。
  树木档案
  文冠果为无患子科文冠果属植物,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广泛分布于我国北方地区,并在青藏高原有零星分布。总状花序,花瓣白色,基部紫红色或黄色斑纹。蒴果多为球形,种子黑褐色。花期为4-5月,7-8月果实成熟。文冠果主根发达,根蘖力强。一般栽植后2-3年开始结实,结实期可达数百年。文冠果种仁含油率高,可用于生产食用油和生物柴油,也可加工果汁露;花、叶可制茶;果壳可提取化工原料糠醛、皂苷等;枝、叶、果壳、油均可提取药用成分。文冠果木材坚硬,纹理美观,可制家具或用于雕刻。文冠果树姿优美,花朵繁茂,是不可多得的生态绿化树种、观赏树种、油料树种、生物产业树种,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很多人同文冠果的缘分都开始于对其外貌的惊鸿一瞥,但其实文冠果的魅力绝不仅限于此。
  文冠果,又名文官果、崖木瓜、森登树等,起源于侏罗纪到白垩纪时期,已有6500年的历史,有“东方神树”之美誉。它生命力顽强,生长在黄土高原、戈壁滩、沙化地带,扎根贫瘠,傲视苍穹。文冠果不仅有着极高的观赏价值和应用价值,而且承载着炎黄子孙对生活的美好祝愿,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和独特的魅力,丰富着人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造福人间的“东方神树”之果 敖妍摄

 

  历史文化厚重的吉祥树种
  文冠果在中国悠久的栽培历史可从各种历史资料的记载中得到印证。“文冠花,生郑州南荒野间,陕西人呼为崖木瓜。树高丈许,叶似榆树叶而狭小,亦似山茱萸叶亦细短。开花仿佛似藤花而色白,穗长四五寸,结实状如枳壳而三瓣,中有子二十余颗,如肥皂角子。子中囊如栗子,味微淡,又似米面,味甘可食。其花味甜,其叶味苦。采花焯熟,油盐调食;或采叶焯熟,水净淘去苦味,亦用油盐调食。及摘食取子,煮熟食。”这是朱橚(1361-1425年,明太祖朱元璋第五子)在《救荒本草》中对文冠果的描述,可见,明代初年,人们已熟悉其形态特征,掌握花、叶、籽的食用方法。
  另据明万历年间京官蒋一葵在《长安客话》中记载:文冠果肉旋如螺,实初成甘香,久则微苦;昔唐德宗幸奉天,民献是果,德宗饮之,龙颜大悦,遂官其人,故名“文官果”。从此,便有了喝文冠果可升官发财、官运亨通之说。《康熙大典》中记载:董妃常饮文冠茶,青春永驻,美如天仙,深得顺治帝宠爱,因此文冠果备受历代皇家贵族的青睐。而且,中国民间一直流传的“文官当庭,金榜题名”“文官入院,高中状元”等朗朗上口的吉祥诗句,代表着文人心中登科及第的美好愿望,因此文冠果历史文化厚重,颇受人们喜爱。
  文冠果的发现源于中国。1830年,俄国著名植物学家Bunge随沙皇第十届宗教使团到北京采集植物标本时发现了很多新种,其中包括文冠果,后来将其命名为Xanthoceras sorbifolium Bunge。
  民间相传文冠果是神树,最早由僧人引种。在藏传佛教界,每建一处新的寺庙,僧侣都要把文冠果种子带去,它是北方寺庙的专有树种,素有“南有菩提树,北有文冠果”的赞誉。文冠果油被用作佛前长明灯用油,以示佛光普照,神道长明。目前,北方各地遗存的文冠果古树大多分布于藏、蒙佛庙中,很好地印证了上述历史史实。甘肃靖远县数百年树龄的文冠果古树早已被人们挂满祈福的哈达,寄托着人们的美好夙愿。

 

怒放于荒漠的“中国樱花” 敖妍摄

 

  荒漠地区生态绿化的重要树种
  文冠果是第三纪(约6500万年前)的孑遗物种,历经几千年依然繁衍不息,得益于它适应性广、耐旱能力强、寿命长、易繁殖的特点。文冠果广泛分布于中国东北、西北、华北地区,以内蒙古、陕西、甘肃一带较为集中。根系庞大、主根发达、皮层肥厚、叶片狭小、树皮厚的特性,让其具有强大的水分和养分吸收能力,而水分消耗量却相对较低,因此耐旱能力特别强。文冠果寿命长,现存古树的树龄均已超过百年,上世纪营造的第一代人工林林龄也已超过60年,目前仍发育良好。文冠果易繁殖,播种、根插和嫁接繁殖效果均很好,根蘖性极强,平茬后很容易萌生成林。在石质山地、黄土丘陵、石灰质性冲积平原、固定和半固定沙丘等多种立地上生长,具有良好的保持水土、涵养水源、净化空气等生态防护功能,已经成为很多干旱地区绿化荒山、植树造林的首选树种。
  城市园林稀有的观赏树种
  文冠果自古就是中华吉祥庭院树。花期4月中旬至5月中下旬,恰好弥补了继桃、杏、李之后的春季赏花空档期,而且花期持续时间可达12-25天。花量极大,花朵曼妙多姿,是无患子科的家族荣耀,堪比日本樱花之美,号称“中国樱花”。其花型有单瓣花、重瓣花之分。单瓣花还包括白花型和红花型,白花型初开时花瓣基部黄绿色,之后渐变为紫红至红色,花瓣顶端则一直为白色;红花型初开时花瓣黄色,后期渐变为红色,具有极高的观赏性。重瓣花也有多种花型花色,虽不能结实,但花朵繁茂,树势强健,是城市绿化的理想树种。文冠果入院观赏历史悠久,北京故宫、圆明园等皇家园林和寺庙均保留有文冠果古树。独特的花期、丰富的花型、渐变的花色,使文冠果成为园林造景、城市绿化不可多得的优良树种,为我国北方地区创建森林城市、营造美丽乡村增添亮丽风景。

 

文冠果的结实期可达数百年 敖妍摄

 

  北方重要的木本油料树种
  若探寻各地的野生文冠果资源,便常会在沙地、崖壁、石缝等困难立地下见到它傲然挺立的身影。最令人感叹的是它扎根贫瘠,却产出巨大。文冠果种子含油率30%-36%,种仁含油率55%-66%,是中国北方重要的木本油料树种。
  文冠果油色泽淡黄,气味芳香,营养丰富,符合国家一级食用油标准,是高级药、食兼用油。油中不饱和脂肪酸含量高达94%(油酸占57.1%),凝固点低,不易氧化沉积,长期食用对人体极为有利。油中亚油酸占37%,可软化血管,降血脂血压和胆固醇。文冠果油还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含有神经酸(3%-5%)的食用植物油。神经酸是大脑神经组织的核心有机成分,是唯一能修复疏通受损大脑神经纤维,促使神经细胞再生的成分,可以治疗老年痴呆以及促进婴幼儿大脑发育,被誉为大脑营养素和神经再生素,而且只能体外摄取,因此文冠果油具有极高的保健和医药价值。相传佛教界只有活佛和少数高级僧侣、喇嘛才有资格食用文冠果油,在医疗条件不发达时期高僧能够长寿想必也与久服文冠果油有一定关系。
  此外,文冠果油与石化柴油主要成分的碳链长度接近,燃烧后无硫和氮氧化物等污染因子,符合理想生物柴油指标。发展文冠果生物柴油产业符合中国发展能源植物 “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原则,以及山地丘陵资源丰富的国情。在能源短缺、环境恶化的今天,由文冠果种子油制备的生物柴油作为可再生绿色燃料,对促进经济环境可持续发展,推进新能源产业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傲然挺立的“东方菩提”

 

  发展潜力巨大的生物产业树种
  用“倾其所有,造福人间”来形容文冠果绝不为过。除却其在绿化观赏、食用药用等方面的作用外,更重要的是,文冠果嫁接苗第2年、播种苗第3年即可结实, 8-10年进入盛果期,结果期可在百年以上,具有见效快、附加值高、产品链延伸性好、经济效益明显的特点。打造文冠果绿色产业引擎,可转化为“文冠果同多行业联动”产业模式,同时带动一、二、三产业发展。发展文冠果是扶贫攻坚的重要选项,可以调整农村产业结构,促进农民增收致富,符合国家精准扶贫、惠及三农的新时代农村工作发展要求,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
  从绿化荒山到城市园林美化,从维护“舌尖上的安全”到维护国家粮油安全,从助力脱贫攻坚到建设美丽中国,文冠果都能发挥重要的作用。基于此,《国家林业发展“十一五”和中长期规划纲要》把文冠果列为我国北方发展建设林木生物质能源的重点树种之一;国家粮食局《粮油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国粮储〔2016〕278号)制定了到2020年我国粮油行业发展的总体框架和具体目标,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文冠果油等新型健康木本食用油。为聚集相关领域研发力量,推进文冠果事业发展,一系列研究中心和组织也陆续成立。2011年,国家能源局成立国家能源非粮生物质原料研发中心;2016年,国家林草局成立文冠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文冠果产业国家创新联盟也在筹建中。通过产学研结合,研究产业发展战略规划和推进政策,解决关键技术瓶颈,制定行业系列技术标准、建立区域性示范工程,最终建成高产、优质、低耗的文冠果可持续发展产业体系。(乌志颜 敖妍 马履一 李守科 周庆源)
  
  作者简介
  乌志颜 国家林草局文冠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木本油料分会副理事长,主要从事文冠果良种选育、规模化繁育和高效栽培技术研究,组织开展文冠果产业发展基础性研究和产品研发中试工作。
  敖妍 北京林业大学副教授,国家能源非粮生物质原料研发中心委员,主要从事文冠果种质资源调查开发、生殖生理学、分子生物学、良种选育、高效栽培技术和开发利用研究。
  马履一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北京林业大学国家级重点学科森林培育学科负责人。
  李守科 山东省经济林协会文冠果分会会长,国家林草局文冠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技术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文冠果的全产业链开发。
  周庆源 中国科学院植物所研究员,国家林草局文冠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技术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文冠果生殖生物学等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