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驻守长白山

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老牌网站-有态度的娱乐门户 /2020-01-07来源:《新长征》
【字体: 打印本页

三代人驻守长白山

  什么样的工作,一干就是三代人?什么样的人,三代人就干一件工作?长白山保护区便有着这样的人。前辈,专家,青年,有着不同的历史轨迹,都工作在长白山这片沃野上,有过辛酸,有过温暖,有着不一样的故事,却有着共同的梦——保护大美长白山。三代人情洒长白山,三代人共同传递理想的星火,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身献子孙,他们用双足镌刻着长白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坚守是老前辈的巡护情怀

  朴炳灿是长白山第一代保护人,1930年出生,2010年去世。

  20岁的朴炳灿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援朝结束后,定居在延边州敦化市。1960年长白山自然保护局成立时,他被组织上安排到长白山保护区头道保护管理站工作,担任头道管理站站长。

  那些年,身为站长的朴炳灿也同普通管护员一样,每天与同事们背起钢枪,在崇山峻岭中巡护,踏遍林海,陷过泥潭,遇过动物,也迷失过山林。每逢寒冷的冬季,林炳灿趟着没膝盖的雪,依然在丛林中巡护三五十公里。就这样,在原始森林中“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一天天,一年年,似乎一转身就是37年,他每天在大山里转悠,巡护保护区的一草一木。他顾不上欣赏森林的美景,心里惦记的是长白山自然保护区的生态与安全。大美长白山中,不知留下他多少汗水和脚印。闲暇之时,还要务农种菜,改善站里的生活。

  风餐露宿虽艰苦,但看着长白山的青山绿水,一切艰辛都化作满足的笑容。

  由于常年在潮湿的戗子居住,还要在森林及河流边巡护,巡护饿了就啃冰凉的玉米面饼子,朴炳灿落下一身病,特别是老寒腿时常困扰着他。退休后,他的双腿便没有了知觉,行动受到了限制。他仍经常给儿孙们讲森林里的野兽、河水里的鱼虾以及上山遇到的有趣故事,并对孩子们说:“要保护好长白山这片大森林,守护好这片神山圣水,这是我们保护工作者的责任。年轻人不要辜负老一代的厚望,把长白山的生态保护一代代地传承下去……”

  当时,他的孙子朴光熙听到这番话时还有疑惑,不能理解老前辈工作的辛苦,直到参加工作后,才了解到现在保护区内留下的生机勃勃的参天大树、林中奔跑的动物,都是爷爷这一辈工作者用自己无私奉献的精神换来的。

  科研成果是老专家的精神传承

  朴正吉是朴炳灿的儿子,是朴家在长白山保护区工作的第二代保护人。

  朴正吉,1955年生人,东北林业大学动物系毕业,1977年参加工作,毕业后便投身于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动物方面的研究和保护工作。曾任长白山科学院动物所所长。现已退休,本应享受天伦之乐,但他坚持每天白天进入森林中观察动物,夜间记录资料。老专家的书架上,摆着一本本记录本,都是他巡山的日记。在他那简陋的斗室里,摆放着一台照相机和一台电脑,就是用这台相机,他拍摄出8000多张珍贵的动植物照片,把动植物完整地记录下来,而这台电脑正是他创作的工具。电脑桌旁边的书架上,整齐地摆满了有关野生动植物的各种书籍。

  好多人不解地问朴正吉:“退休在家清闲了多好,为什么不休息?”他说:“趁现在身体还能动,多走走多看看,多留下些资料给后人。”

  多年来,朴正吉参与和个人撰写了70多份研究论文,并在重要刊物上发表。目前正在排版约12万字的著作《密林寻踪》,叙述的便是长白山哺乳动物的生存故事。朴正吉进行野外考察研究时对动物的爱发自于内心,他将动物唤为“精灵”,他最快乐的时光便是在原始森林观察动物的时间。朴正吉的研究重点还有每年春夏出现在长白山进行繁殖的中华秋沙鸭。长白山头道白河周边的河流是中华秋沙鸭的重要繁殖地,每年春季,中华秋沙鸭迁徙至长白山地区。由于天然的树洞有限,还有其它鸟类的竞争,为了保证中华秋沙鸭能够顺利找到巢穴,朴正吉在长白山的森林里搭建了好多“人工产房”,为中华秋沙鸭更好地繁殖提供了保障。就这样,他研究、守护中华秋沙鸭40余年,与中华秋沙鸭志愿者们一起,全力以赴地保护这种全球濒危鸟类种群。

  最近朴正吉正起草《小小动物学家》,用影像和文字做野生动物的科普,他希望通过科普的形式,讲述人类通过动物的本能学会生存的本领,进而提高学生们对动物的了解和认知。朴正吉还经常为青少年授课,讲述自然科学和动植物方面的知识。他对学生们说:“只有保护好长白山这片动物们赖以生存的森林,才能更好进行科学的研究。”

  防火职责是新青年的坚定信念

  朴光熙是朴正吉的儿子、朴炳灿的孙子,朴氏家族工作在长白山保护区的第三代保护人。

  他于1983年出生在长白山下二道白河小镇。由于成长在长白山脚下,深受爷爷和父亲的影响,他读大学时锁定动植物保护专业,2003年从吉林省林业学校毕业后,到长白山科学院从事长白山动植物研究工作,之后,成为长白山管理站一名森林管护员。

  朴光熙与父亲从事的领域不同,他通过巡护,了解自然资源分布、生长及是否有森林破坏行为的发生。2012年调入保护中心稽查队,从事林政稽查工作,多年来办理了百起森林资源破坏案件,无案件复议情况发生。2017年朴光熙又被任命为维东站风灾区扑火队副队长,同年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在扑火队工作中,朴光熙深深理解了父亲那句话:“森林最大的灾害就是森林火灾,只有在源头上控制了森林火灾的发生,才能更好保护好国家森林资源。”

  朴光熙从心底里喜欢长白山,也许是因为儿时跟随爷爷巡山,受爷爷的影响所致。他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进入扑火队后,从生疏到熟练,虚心向老队员学习各项扑火常识和技能,全年和队员们同吃同住,提升个人综合素质。特别是2018年,出现了气候变暖、冬季降雪少、春季干旱少雨的情况,他及时根据现有情况更改了应急扑火预案及各项应对制度,并随时督促队员不要有麻痹思想,提高警惕,随时做好赶赴火场的准备。朴光熙参加森林保护工作已15年,在扑火队负责1.9万公顷的保护区森防任务,平均每天要与队员们行走10公里以上,有时会行走20公里,确保管辖区域的防火安全。经过几年的积累,他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森林扑火队指挥员,在全体队员的努力下,确保辖区无森林火灾发生。

  风灾区扑火队所驻防的地区比较偏远,一到集中集结的时候,都很难回一次家,春防秋防期间一住就是五六十天,24小时待命,只能利用夜晚的休息与家人通电话。出于对这份保护工作的热爱,为了保护好国家森林资源不受到破坏,朴光熙没有退缩,而是一如既往地坚守着岗位。他有骄傲,也有愧疚,长期在工作岗位上坚守,很少能够陪伴家人,妻子又要照顾4位老人和1个孩子。妻子为了让朴光熙更好地工作,一直默默支持,毫无怨言。

  一个人一生做一件事,是认真,是坚定;而几代人只做一件事,是传承,是信念。护林巡护、科学研究、森林扑火,朴家三代人工作岗位虽不同,但他们对长白山的保护期许和心愿是一致的、相通的。正是因为有许多像朴家三代人这样薪火相传、传承奉献、恪尽坚守的人,才有近60年无重大森林火灾的佳绩,才有长白山蓬勃发展的美景。(陈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