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9-06-21 

与黄沙斗争到底的精神遍地生根
 

 

八步沙三代治沙人,不畏艰难,勇于探索,不断创新治沙技术和模式。图为植物秸秆压沙造林

   
  中国绿色时报6月21日报道(记者 孙鹏)  6月17日是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作为世界上受荒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人民数十年艰苦奋斗、科学治沙,成功遏制了荒漠化扩展的态势,被联合国称赞为“中国防沙治沙走在了世界前列”。
  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沙区经济持续发展、民生不断改善,提前实现了联合国提出的到2030年实现土地退化零增长目标。
  《联合国荒漠化防治公约》副执行秘书普拉迪普·蒙珈在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纪念大会上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的荒漠化防治取得巨大成就,中国的森林覆盖率由1949年的9%提高到目前的近23%,土地荒漠化得到有效逆转,7000多万依赖退化土地生活的人们实现了脱贫。
  成绩的背后,是一部中国不屈不挠与荒漠化作斗争的血泪史。几十年间,祖国大地上涌现出山西右玉、河北塞罕坝、新疆柯柯牙、内蒙古库布其等典型群体,以及石光银、王有德等治沙英雄。
  时间推移到1993年5月5日下午,一场历史上罕见的特大黑风暴席卷了新疆、甘肃、宁夏和内蒙古部分地区,造成人员惨重伤亡和工农业巨大损失。
  仅仅在5月5日下午的4个小时里,黑风暴在武威、古浪县造成了85人死亡、264人受伤、31人失踪,损失牲畜12万头,更有37万公顷耕地因黑风带来的沙土掩埋而绝收。
  19岁的古浪县新堡乡高三学生张志山亲历了这一幕,“当时我正在教室外面,远远看见了一道黄色的‘城墙’向我们冲过来,我就赶紧进了教室,随后天突然就黑掉了。”
  “我们那里的人被沙子欺负怕了,却没有办法。隔壁土门乡有几个老汉办了个林场,种树种草治沙,几十年在沙子里栽活了不少树,所以我报考大学的时候,就一心想学治沙。”如今45岁的张志山,已是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沙坡头沙漠研究试验站副站长,从事多年干旱区生态学和生态水文研究,他参与的课题“干旱沙区土壤水循环的植被调控机理、关键技术及其应用”曾获2009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他所说的那个林场,叫八步沙集体林场。1981年,荒漠化土地开发试点向社会承包,土门公社漪泉大队主任石满老汉联合郭朝明、贺发林、罗元奎、程海、张润元5人以联户的形式组建了该林场。
  后来,贺老汉、石老汉等4人相继离世,老汉们走的时候约定,6家人每家必须有一个“接锹人”,不能断。
  就这样,郭老汉的儿子郭万刚、贺老汉的儿子贺中强、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等人接过老汉们的铁锹。2017年,郭万刚的侄子郭玺加入林场,至此,八步沙有了第三代治沙人。
  38年来,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三代人扎根荒漠,紧握手中的铁锨,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完成治沙造林21.7万亩,植树4000万株,形成牢固的绿色防护带,成功阻挡了风沙的侵袭。
  2019年3月29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授予八步沙“六老汉”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时代楷模”称号。
  6月19日,八步沙“六老汉”三代人先进群体报告团来到国家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老牌网站作先进事迹报告。
  如果八步沙“六老汉”艰苦奋斗、与沙漠不断作斗争的精神是一颗种子,那么这颗种子已在神州大地上遍地生根。
  从“沙逼人退”到“人进沙退”,郭万刚在报告中说的那句“活人不能让沙子给欺负死!”是长期与沙漠作斗争的数千万沙区人民的坚定信念,更是神州儿女久久为功、改善自然环境的决胜信心。
  如今在中科院从事沙区水文和生态恢复研究的苏永中研究员,与“六老汉”同村。他谈起老汉们的治沙事迹赞不绝口,“我1965年生的,年轻时在村子里,基本看不到什么树,栽啥啥死,远远望去,大片黄沙就在村子边上趴着,赶上风季,真应了‘一夜北风沙骑墙,早上起来驴上房’这句老话。”
  如今每年回老家,苏永中都会到林场转转,看到昔日的黄沙已俨然成了“绿洲”,忆起过去,他总会眼角挂起眼泪。乡亲们用十倍百倍的汗水,战胜了严苛的自然环境,他感到非常自豪。苏永中说,如今从事沙漠治理研究,一定程度上也是受了乡亲们的鼓舞,希望去学更多的知识,了解更多的治沙机理和方法,推广到全国,让更多地区能够科学治沙。
  无独有偶。“80后”的新一代科研人魏林源也出生在古浪,1993年的黑风暴在当时只有9岁的她心里是永远抹不去的噩梦,“太可怕了,当时我蹲在教室的角上不停打冷颤,我五六岁的时候听音乐喜欢唱歌、想学唱歌,以后想站在舞台上展示歌喉,经历家乡数次沙尘暴之后,我就决定要当个科学家,研究沙漠的科学家。”
  从甘肃农业大学林业的荒漠化防治方向硕士研究生毕业后,魏林源顺理成章地去了甘肃省治沙研究所,开始从事荒漠化防治研究,深入一线调研、做试验,有时要到荒漠地区驻扎几个月,虽然辛苦,但这个当时只有二十来岁的西北姑娘乐在其中。她说,西北人脾气很犟,越害怕什么,就越想跟它斗争到底。
  八步沙绿了,古浪绿了,古浪儿女笑了。在八步沙林区,一条由柠条、沙枣、花棒、白榆等沙生植物织成的7.5万亩隔离带,裹住了风沙侵蚀的步伐。古浪县的沙漠,整体向后推移了15到20公里。
  曾经的风沙侵袭、沙进人退,是与黄沙斗争到底的精神诞生的“因”;中国绿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研究报告称,地球1/4的新增植被来自中国,沙进人退,中国森林覆盖率达到22.96%,人居环境不断改善,这是这种精神遍地生根的“果”。